要數香港的字體設計師好像真的沒有太多,第一次接觸 Moodmen Font思緒俠造字,印象中是上年颱風「山竹」過後的一段時間,就是見到有人造了「山竹」字樣的藝 術字,再click入這個IG account,全部也是不同字體的設計,突然才如夢初醒的想,啊原來香港也有字體設計師的。不過要數思緒俠造字中最喜歡的設計,一定是以彩色memo紙砌成的「香港人」字眼。

思緒俠的真身是Roy,原本讀廣告設計的他畢業後也投身音樂平台、電影公司的廣告設計,當中發覺字體其實很影響整個設計,所以久而久之就迷上了字體設計, 也開設了「思緒俠造字」這個品牌。這次Roy給大家的聖誕卡寫上「Nothing is impossible」,就是覺得對於香港人而言,沒有事情是我們做不來的。「這半年來發生的事情很多都打破了大家對香港的既有認知,最大的改變是沒有了從前的冷漠,透過眼神,知道大家是同路人就會願意跟對方出生入死。」跟思緒俠造字的其他作品一樣,這次的聖誕卡設計也背景配圖加強字體的感覺,「選了一張香港落雪的場景是希望表達nothing is impossible」。

其實筆者好喜歡這個聖誕卡設計,「喂!」這個字其實 很親切,只有對着熟悉的人才可以很warm很搞笑地一邊擁抱一邊說「喂~~」這樣子,所以「喂!香港人」這句話即使沒有指向某一個人說,但卻異常地舒服。「設計畢竟沿自生活,很多時生活上見到熟人的第一句都是 『喂!』,所以就用了在設計上。」筆者跟Roy再繼續探討「香港人」這三個字的意思,「雖然大家一向都可能認同自己是香港人,但今年才有這個實質的機會大大聲說出口;更多人說、更多場合說,認同感才會增加, 『香港人』這三個字的力度才會增加,才會真正團結到 大家,所以我們更加要再說多點。」

以往的平安夜,走到擠擁的彌敦道上,再冷也暖笠笠;除了朋友,即使是陌生人,都可以說一句「喂!聖誕快樂!」 尤其是今年,即使互不相識、素未謀面的人,甚至是不同國籍種族的人,都展現出前所未見的互相幫助的情意結;因為,大家都是香港人。

生於香港:我們這一代

雖然說到香港會下雪好像有點誇張,但這半年來大家的思想每天都有被衝擊,既有的價值觀每天都有被顛覆,生於香港這個父權社會,傳統思維是下一代要「聽話」,但年輕人可以做到的、他們有的特質,我們這半年來看到了,「以往上一代會有一種『你憑什麼』的姿態,但事實證明,不管你年紀大或小,都總有自己的 value。所以選擇繼續造字的生涯,就是希望以自己的能 力去教育更多粉絲去喜歡字體。」除了對字體的重視, Roy亦希望大家可以慢下來,「碌」Instagram時只要多花兩秒時間,停一停在思緒俠的post,這天可能是「堅持」,那天可能是「忘記」,配圖有否引發你共鳴?Roy 為字體及配圖專門寫下的文案跟你經歷過的故事又有否很相似?

說到價值觀,也不得不提思緒俠的出處。話說很久以前,思緒俠跟全能俠是好朋友。有一天,思緒俠問全能俠,「什麼才是成功?」他們二人都有自己的目標,全能俠勇往直前,朝着目標全速前進,其餘的,一概不 理;相反,思緒俠雖然有自己想做的事情,但步伐卻慢 得多:他欣賞到沿路風景,一路上也認識了不少朋友。 慢慢地,二人愈走愈遠,全能俠離開了思緒俠⋯⋯「成功的定義是什麼?這個定義是要來定義你還是定義我 的?這個時刻我選擇了當思緒俠,是否成功有誰說得清?那就即管先走下去吧!」

往後的成功太遙遠,眼前要做好的,就是要把2020年的 月曆賣光光。以「生於香港的無奈」命名的月曆很灰? 絕不,表面上可能是大家每天都會感受到的無力感,但背後的意思,其實Roy是想告訴大家「晝日夜垂,共勉如初」,你所經歷的,可能其他人也都在經歷,你不會孤 獨的,香港人與你同在。每個月都有不同字句語錄,全部由Roy或朋友寫下,全部有不同字體設計,「文字可以是很強的武器,但也是情感上的催化劑,讓人一看就感動到。」語錄不一定很政治,可能只會生活上的感觸,「令我在好友聚會的話題不再純粹」,這句相信不同年 紀的人看起來都會有所感觸,由從前跟朋友討論哪家餐廳最好哪位明星最漂亮,現在卻是要不要轉工買樓生小朋友;而思緒俠最拿手的思緒體當然亦派上用場,出現 在讓Roy感受最深的六月之上。默默寫上200+1,你猜猜這個月的語錄會是什麼?

「去年過得不好,下年要過得好。」夾在月曆裏的紀念卡,以這句作結。

文:Jaz Kong     圖:tung tung tung
特別鳴謝:貳叄書房 jisaam books